您所在的位置:陕西热线 > 健康 > 正文

论智慧中医 --人体互联网科学

2022-09-26 13:43:36    来源:网络

论智慧中医

--人体互联网科学

范维乾

真理往往被先驱者先知先觉。在“中医不科学”一边倒的震天喊声中,有中医大师说中医不是落后,而是跑到人们认知的前头去了。德国中医学家波克特(1933-2017)说:“国外是有许多人认为中医不科学。奇怪的是,居然也有许多中国的中医们对中医的科学性表示怀疑。我在世界许多地方演讲,我一再强调中医是一门成熟的科学”,“中医走向世界是必然的…当代人类不能缺少中医”,“灿烂的传统中医文化将永远照耀我们这个星球”,“中医亡,则中国文化亡,文化即亡,则中国名存实亡”!曾任卫生部中医局局长的吕炳奎(1914-2003),去世前上书国家领导人说:“中医学是中国文化的脊梁,脊梁断了,中华民族也就失去了独立性、民族性,这个后果是及其严重的、不堪设想的。抢救中医,是现时对中华民族最为重要的大事,是不能再拖延的了”。钱学森说:“人体科学的方向是中医,不是西医,西医也要走到中医的道路上来”,“恰恰是我们祖国医学所总结出来的东西跟今天最先进的科学能够对上号”(1)。拿破仑说:“中国?一个巨人在那里沉睡,让它睡吧!因为它一醒来,就会撼动世界”(2)。美国人赖肖尔(1010-)说:“在有益于人类幸福的所有方面,中国文明都优于欧洲文明”,文明将从西方转向东方(2)。中医属于人类文明,属于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重中之重!

一、中医名称之变迁

因为有了西医,才将中华自己的医学称为中医学。1960年《中医杂志》第2号发表了“祖国医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的社论文章(3)。首次称中医学为“祖国医学”。其后多数人认为西医先进科学,要用西医学“扶贫”中医学,使之现代化、科学化,认为中医理论没有科学性,但中药有利用价值,于是将中药提升到与中医理论平起平坐的地位,有了“中医药学”的命名。观西医学不以“西医药学”相称,满世界的西药却琳琅满目。瓜田李下的“中医药学”,不无废医存药之嫌。

上世纪有西学中学员说:“对中医一向认为是不科学的,以为阴阳五行怎样能解释生理机能,五脏六腑不符合于解剖部位,与现代医学相比,落后了一大段。有时看到中医治愈了西医所不能治愈之病,则以为是偶然巧遇,原来就会不治而愈的;即使承认是中医治愈的,只认为是中药的疗效,是依靠经验而缺乏理论根据的”(4)。这里反映的“废医存药”思想,在21世纪的今日中国科技界、知识分子、广大人民群众中,根深蒂固地存在着。

上世纪50年代时任卫生部副部长徐运北说:“有人曾企图将中医与中药分家,荒唐地主张‘废医存药’,显然那是一种形而上学的观点。‘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离开了中医还怎能谈得上运用中药?所以,‘废医存药’的实质就是‘废医废药’,这是我们坚决反对的”(1)。坚决反对非常正确,但必须以理服人。为什么中医能够治病、治未病,道理何在?中医学要生存要创新发展,就必须回答中医学是什么科学的问题。

二、智慧想象

1983年,钱学森说:“中医理论是思辨式的论述”(1),首次将中医学的研究方法提上了议事日程。恩格斯说:“辩证法是关于普遍联系的科学”(5)。遵循辩证唯物主义的想象,钱氏谓之思辨式论述,作者称为“智慧想象”。

智慧想象必须遵循辩证唯物主义的“十六条”:也即物质性、系统性、联系性、矛盾性、统一性、时空性、有序性、凝聚性、层次性、社会性、可变性、恒动性、控制性、自然性、稳定性、实践性。人类认知一切客观事物都离不开智慧想象之“十六条”。

阴阳”是辩证唯物主义之矛盾性、统一性、联系性、层次性、恒动性、可变性的反映。上、外、表、升、火、兴奋、生长、摄入等为阳,下、内、里、降、抑制、水、排出等为阴。两者相互矛盾又相互统一。阴阳不是具体的某事物,而是不同事物具有相同状态的巨系统。比如,自然界的水蒸气上升、人类社会的烟花炮仗和人体下肢水液的回流上升、血糖升高等等,这些不同事物普遍联系就有了“上升状态”,在人体科学谓之“肝主升”巨系统。并且和“肺主降”巨系统形成一对相生相尅的“阴阳”矛盾统一体。这个阴阳理论,不仅主导中医学的理论和实践,今天则能宏观拿来微观、系统拿来局部、中医拿来西医,创造“我国的新医药学”。仅以水液为例,胃肠道的吸收、肾小管的再吸收、血压、心血管动力、静脉血回流、下肢水液供应头脑、血液渗透压、抗利尿激素等,皆属于“肝主水液上升”巨系统。于是源于中西医母本又高于母本的人体互联网科学应运而生。研究方法是智慧头脑的智慧想象。

三、智慧中医

上世纪时任中国中医研究院领导的车敏瞧说:“我国存在中医和西医这两种不同理论体系的医学,是发展我国医学科学的极为有利条件。两种医学结合起来,就会互相起作用,互相渗透,互相转化。…就必然引起医学科学的质变,产生出我国所特有的医药学派。这就是说,二加二不等于四,而是得出大于四的高级产物。究竟新医药学派是怎样的一个医药学派,我们还不能预料。但是可以断定它必然是包括了祖国医学同现代医学的精华,这两部分精华又不是各自孤立的,也不是机械的这个加那个,而是二者结合在一起。所以新医药学派,它既不是现在的中医,也不是现在的西医,而是一个崭新的医学”,“创造新医药学派,离开中医不行,离开西医也不行,它是中西医的共同任务”(6)

叶公好龙”并非饭后茶余之笑谈。“肝升肺降”阴阳理论,和人体水液的升降联系以后,就“中医现代化和科学化”而诞生了“智慧中医”也就是“新医药学”。但是,人们还在“叶公好龙”的梦境里,没有睡醒。似乎中医学不可理喻,不能现代化科学化;国家高瞻远瞩提出来的中西医结合永远只能是一个中国梦!

新医药学即“人体互联网科学”,是包括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系统科学、人文科学、辩证唯物主义等方面的“杂家”。非如此,不能解释复杂的人体生命!科学属于文化,西方定义的“科学”,不能评判衡量东方的中医科学。西方科学来自实验室实验法,东方科学来自智慧想象的“普遍联系”。比如肝主升巨系统就是普遍联系的产物。

黄帝内经说:“阳气者若天与日”,“天气通于肺”,“脾气散精,上归于肺”,蒋式玉说:“胃之纳脾之运,皆火之运也”(7)。张聿青说:“胃为阳土,水谷至此,顷刻即消,吾身之一丹灶也”(8)。張锡纯说:“吸入之养气…充养周身”(9)。上述宏观理论一旦和现代医学鹊桥相会,“肺气主氧化”的人体互联网新医学脱颖而出!

在中医学的“脾主运化”中,离不开肺气的“气化”作用即肺气主氧化作用。无论是细胞质里进行的无氧运化,还是线粒体内的有氧运化,都是肺气的氧化作用。细胞质运化的半产品是丙酮酸,要进入线粒体之三羧酸循环和电子传递系统充分氧化,生产出了能量ATP和糖、蛋白质、脂肪三大建筑材料,谓之“肾精”和“土生万物”。外源性的食物进入人体,必须予以肃清,化为营养物质。肺气氧化就是肃清。外源性的病菌、病毒进入人体,也是肃清,故肺气属秋主肃清肃杀,不仅肃清食物还肃清病邪,前者属于脾主运化,后者属于肺主卫气,这两种肃清,属于同一个肺气主氧化主肃清巨系统。有高烧不退者西医学束手无策,予以通降肺胃之剂,消化好了,烧也退了。因为肺胃是普遍联系的同一个巨系统。《黄帝内经》说:“诸气者皆属于肺”,氧气、元气、卫气、脾气、肝气、中气等等,都是“肺主气”巨系统,或者说肺气是各种“气”的群体合力。翻译一下,肺气指能量和作用力。中医重视“气血”,氧气、ATP、心血管动力、渗透压、肌肉收缩力、头脑思维、信息传递、白细胞免疫力等“作用力”皆属于“肺气巨系统”。

张介宾说:“精之为物,重浊有质,形体因之而成也”(10)。首次谈到了人体的结构物质是“肾精”。作者给人体百分之三十的固体物质,命名为“肺胃合皮膜主受纳腐熟通降主氧化主肃清”巨系统。皮膜包括皮肤粘膜、管腔壁、细胞膜、细胞内膜、大脑屏障、骨骼等。眼腔、关节腔、脑脊液腔、输尿管、血管、胸腹腔等等,皆属于皮膜。皮膜之标为肺胃,皮膜之本为肾精,故《黄帝内经》说:“肾上连肺”。陈平伯说:“邪郁肌表,肺胃内应”,石念祖说:“溲痛为热结肺胃”,清代医家已经将肺与胃视为同一个巨系统了。无论病邪从泌尿系、血管、呼吸道、消化道等哪个途径侵入人体,首犯皮膜,肺胃合皮膜主卫气,与病邪相搏于卫分之表。故外邪入侵,首犯皮膜,肺胃应之。

上世纪时任卫生部副部长徐运北说:“努力创造我国的新医药学,是卫生工作极为重要的任务”(11)。它的研究方法必须是“智慧想象”。而不是实验室实验法。中医学自古以来就遵循十六条之“实践性”,进行了“人体自然实验室”的研究。这个实验的参加者是全体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的血肉之躯,理论实践不断重复,几千年不曾中断,有汗牛充栋的实验典籍记载为证。如此“智慧中医”世界上惟东方引以为傲!

四、命门

《难经》说:“左者为肾,右者为命门”。金代张元素(1131-1234)在《医学启源》说:“肾者精神之舍,性命之根”,元代滑寿(1304-1386)说:“命门,其气与肾通,是肾之两者,其实则一尔”。明代虞传说:“夫两肾固为真元之根本,性命之所关,虽为水脏,而实有相火寓平其中”。明代医学家张介宾(1563-1640)则说:“两肾皆属于命门,为水火之府,阴阳之宅,为精气之海,为生死之窦”,“命门之火,谓之元气,命门之水,谓之元精…此命门之水火,即十二脏之化源”。明代孙一奎主张命门是“肾间动气”。清代陈修园、林佩琴、张璐玉、黄宫绣等,皆尊“命门学说”。

《黄帝内经》说:“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又在上古天真论论述了肾气主导人体生长壮老已生命过程,如“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六八,阳气衰竭于上,面焦,发鬓颁白”。这是在论述来自父母主遗传的“先天肾精”。张介宾则论述了后天肾精主成形。

中医学家认识到中医的“肾理论”攸关性命,称为“命门学说”。原来DNA就是主遗传的先天肾精;蛋白质、脂质、多糖乃至细胞,就是主成形的后天肾精。先天主导后天,后天表达先天,一脉相承、一气相贯为人体的生命线,谓之“肾命门元气轴”:先天肾精DNA→后天肾精蛋白质和细胞皮膜→精化为气→命门肾气(元气)→一切生命活动。

命门肾气主“成形”。核酸主导氨基酸合成蛋白质,蛋白质合成细胞及皮膜。这是一个新旧革新、涅槃重生的生产线。损伤的氨基酸、蛋白质、细胞、皮膜,得以修复、补充、维护,传统中医称为“滋肾、补肾”,人体互联网科学则称为“4S店”大修保养。西医学之手术、化疗、放疗,连同好细胞如肺卫气之白细胞等,统统杀灭之,不考虑癌细胞有自然向愈的可塑性。而许多西医学认为无法治疗的包括癌症的疾病,能够恢复健康,能够治未病、治已病,“命门4S店”的修复起着重要的作用。作者治疗一门静脉海绵样变患者,他的门静脉已经不起作用了,是无法治疗的绝症。从20209月服药至今,通过“命门4S店”重新构建门脉侧枝循环,患者自觉健康。

什么是智慧中医?就是始终贯彻辩证唯物主义“十六条”的人体互联网科学,本文不予一一详述。目前,营造了几十年的根深蒂固的膀阔腰圆的全盘西化派,对智慧中医虎视眈眈,轻而易举的就会扼杀它。钱学森、吕炳奎、波克特等“人体互联网科学”也即国家创造新医药学的先驱者,在全盘西化的打压下昙花一现,销声匿迹了。因为真理是逆水行舟,智慧中医之重蹈覆辙已在预料之中。虽然真理不可战胜,但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作者范维乾,八旬老中医,陕西省蓝田县人,行医汉中市,中医副主任医师,中医战略科学家,陕西省特色医疗名医,对癌症等疑难病、难治病有独特的认知和临床经验)

参考文献

钱学森等·论人体科学[M]·第一版·人民军医出版社,1988:278

278,321

吕超·外国人眼中的中国观[M]·2·辽宁教育出版社,1995:269,258,260

本刊社论·祖国医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J]·中医杂志,1960,第2号:1

金问琪·学中医的体会[J]·中医杂志,1960,第4号:55

张瑞生·新编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程[M]·1·中共中央出版社,1989:63

车敏瞧·再接再厉,把中医研究工作更向前推进一步[J]·中医杂志,1960,第4号:1

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M]·第一版·上海人民出版社,1959:421

张聿青·张聿青医案[M]·第一版·上海科技出版社,1963:232

張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M]·2·河北人民出版社,1974:57

张介宾·类经[M]·1·人民卫生出版社,1965:50

徐运北·开展伟大的人民卫生工作[J]·中医杂志,1960,第5号:1

陕西热线 版权所有 陕ICP备13013351号-1
Copyright@2010-2018 www.sxrxol.com.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健康 评论 时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