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图腾制度里的“十”字符号

发布时间:2019-05-08 11:58 类别:新闻

   作者:颜祥富 刘立恒 沈阳师范大学红山文化研究中心

  东夷有两昊,既太昊伏羲氏和少昊穷桑氏①。太昊部落以龙形象为部落级图腾,其它各种野兽形象为胞族或氏族级图腾(插图1);少昊部落以凤鸟形象为部落级图腾,其它各种鸟形象为胞族或氏族级图腾。每逢举行氏族联姻活动之时,联姻双方需要使用图腾玉器来区分和识别双方氏族的血缘关系,各种图腾玉器也起到了作用,因为有了氏族联姻这个缘故,所以才称太昊部落和少昊部落为东夷两昊部落联盟。

  红山文化图腾玉器原本就是氏族联姻的媒介物品,却被两昊有规划的、有计划的、有计算的进行了宏观设计与巧妙布局。由于太昊伏羲氏身为“百王之先”,其设计的部落图腾制度必然是人类社会第一次建立的政权机构,该政权设置了节气机构、教育机构、司法机构、人事机构、军事机构、土木工程建筑机构等政权建制,还又设置了分工配合紧密的行政业、手工业、农牧业、历法业等等。由于《史记》称两昊为东夷人、东夷民族、东夷部落,根据《史记》的思路,可称东夷两昊政权机构的设置手法为东方文化。以“少昊师太昊之道”这个线索为依据,应当先有龙图腾的太昊部落,后有少昊鸟夷部落,这个先后顺序一定不能颠倒。

1.jpg

  有历史文献称伏羲太昊为圣人、智者,伏羲太昊战死沙场后被奉为上帝、昊天上帝,伏羲太昊具有如此盛名,必然会有过人之处或常人不及之处。我们在研究红山文化图腾制度布局手法过程中,发现了“十”字符号有被反复使用现象,东夷两昊在布局图腾制度时为何要反复使用“十”字符号呢?本文不做揣摩与猜测,现将“十”字符号一一列举出来,以供诸位读者考量其功能与作用。本文按照先少昊、后太昊、再两昊联盟的先、中、后顺序进行逐一分析。

  第一节 少昊部落当中存在的十字符号

  据《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郯子与鲁昭公谈及少昊鸟夷部落之事,其全文如下:“我高祖少昊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鴡鸠氏,司马也;鸤鸠氏,司空也;鷞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

  根据这段谈话,顾颉刚整理出少昊鸟夷部落的图腾制度族谱②,我们又根据该族谱进行了五行文化的追溯与分析③,使少昊鸟夷部落的组织架构、图腾制度的布局手法更加清晰④。

  少昊鸟夷部落的图腾制度,又可称为部落政权机构(插图2),尽管其名称有别,但意义还是相近的、是相通的。少昊鸟夷部落分为五鸟胞族、五鸠胞族、五雉胞族、九扈胞族等4支胞族,其中五鸟胞族有凤鸟氏、玄鸟氏、伯赵氏、青鸟氏、丹鸟氏等五种鸟氏族,其社会分工为历正、司分、司至、司启、司闭等职责;五鸠胞族有祝鸠氏、雎鸠氏、鸤鸠氏、爽鸠氏、鹘鸠氏等五种鸠鸟氏族,其社会分工为司徒、司马、司空、司寇、司事等职责;五雉胞族有鷷雉氏、鶅雉氏、翟雉氏、鵗雉氏、翚雉氏等五种雉鸟氏族,其社会分工为攻木、抟埴、攻金、攻皮、设色等职责;九扈胞族有春扈氏、夏扈氏、秋扈氏、冬扈氏、棘扈氏、行扈氏、宵扈氏、桑扈氏、老扈氏等九种扈鸟氏族,其社会分工为耕种、耘苗、收敛、盖藏、为果驱鸟、昼驱鸟、夜驱兽、为蚕驱雀、收麦等职责;这24种鸟氏族,拥有24种社会分工,各个氏族,各司其职,职有所出,任有所归,司其职者,要负其责,该部落的各个氏族的命名和社会分工的称呼,存在着一定逻辑性和规律性。

2.jpg

  第一个十字符号,存在于五鸟氏族的社会分工里。

  五鸟氏族的社会分工有历正、司分、司至、司启、司闭,其中历正属校正监督职责,司分主掌春分秋分、司至主掌夏至冬至、司启主掌立春立夏、司闭主掌立秋立冬等节气的授时与报时。

  在黄道周天上,0度和180度的位置(插图3)属于春分与秋分两种节气的位置,因司分一职执两个节气故画一条线,线的两端就是春分和秋分两个节气所在的位置,也是司分所司之职;在黄道周天上,90度和270度的位置属于夏至与冬至两种节气的位置,因司至一职执两个节气故画一条线,线的两端就是夏至和冬至两个节气所在的位置,也是司至所司之职;司分与司至这两条线垂直相交,形成了一个十字符号。

  在黄道周天的布局设置手法上,太昊伏羲氏设司分、司至为十字符号的主角,而置司启、司闭处于辅助或弥补状态。司启为立春、立夏两种节气,在黄道周天上处于315度和45度的位置,按照如此画一条线,没有经过黄道周天的中心点,线的两端就是立春和立夏所在的位置,也是司启所司之职;司闭为立秋、立冬两种节气,在黄道周天上处于135度和225度的位置,按照如此画一条线,仍没经过黄道周天的中心点,线的两端就是立秋和立冬所在的位置,也是司闭所司之职;由于司启、司闭这两条线,都没有从黄道周天的中心点经过,没有形成十字符号,故不能成为第二个十字符号。说明伏羲太昊在节气设置过程中,仅布置了一个十字交叉,令其成为“十”字符号。

3.jpg

  第二个十字符号,存在于五鸟氏族的氏族名称里。

  五鸟氏族分别为凤鸟氏、玄鸟氏、伯赵氏、青鸟氏、丹鸟氏,其中玄鸟名称属黑色,伯赵名称属白色,青鸟名称属青色,丹鸟名称属红色(余下凤鸟,五彩具备,是为鸟中之王,当为黄色,属中央。)两昊在设计与制作五种鸟氏族图腾玉器之前,分别选择了五种不同颜色的玉料进行加工制作,并依鸟名而设计造型。黄、黑、白、青、红五种颜色的玉料分别属于四方,黄色属中央(插图4)、黑色属北方、白色属西方、青色属东方、红色属南方,此为五色配四方,由此形成了一个具有五种颜色的“十”字符号。

4.jpg

  第三个和第四个十字符号,存在于五雉胞族的社会分工里。

  五雉胞族的五种社会分工,分别有攻木之工、抟埴之工、攻金之工、攻皮之工、设色之工等。攻木、抟埴、攻金、攻皮、设色是伏羲太昊根据木、土、金、火、水的五行排列顺序⑤,进行社会分工布局设置的,其先后顺序是有深度内涵的,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按照东、中、西、南、北的四种方位,进行排列。在这里的东、中、西、南、北形成了一个十字符号(插图5),与之相对应的木、土、金、火、水又形成了另外一个十字符号,一个属于四方、一个属于五行,两个十字符号在这里叠加出现布局顺序一致。

5.jpg

  第五个十字符号,存在于九扈胞族的氏族名称里。

  九扈胞族分别有春扈氏、夏扈氏、秋扈氏、冬扈氏、棘扈氏、行扈氏、宵扈氏、桑扈氏、老扈氏等九个氏族名称。其中,两昊将春、夏、秋、冬四季,安排在春扈氏、夏扈氏、秋扈氏、冬扈氏的氏族名称里(插图6),这里的春、夏、秋、冬四季,可以形成一个十字符号。

6.jpg

  两昊运用十字符号设春夏秋冬四季、运用十字符号设置木土金火水五行、用十字符号设东南西北四方、用十字符号设置黄黑白青红五色、用十字符号设八种节气,共设计出节气、五色、五行、四方、四季等五个十字符号,其表面隐藏着两昊对图腾制度的布局手法,其背后则隐藏着两昊对十字符号的深度理解和深度认识,还隐藏着两昊对十字符号具有的开拓能力已经充分掌握。

  第二节 太昊部落当中存在的十字符号

  据《纲鉴易知录》记载:“太昊伏羲氏立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据《春秋左传注》记载:“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服虔注:‘大皞以龙名官,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

  第六个和第七个十字符号,存在于龙氏族的名称里和龙氏族的社会分工里。

  青龙氏、赤龙氏、白龙氏、黑龙氏、黄龙氏为太昊部落龙氏族的五种名称(插图7),是为青、赤、白、黑、黄五色,这里具有一个十字符号。春官、夏官、秋官、冬官、中官为龙氏族的五种社会分工,负责龙氏族在春夏秋冬不同季节的社会职责和工作任务,这里具有一个十字符号。

7.jpg

  两个十字符号分别出现在龙氏族的名称里和龙氏族的社会分工中。伏羲太昊在设置龙氏族的社会分工和龙氏族的命名之时,将这两层布局融为一体,他把龙氏族命名和龙氏族社会分工两层关系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将两层关系依照十字符号的特点特征进行设置,于是才有了春、夏、秋、冬、中和青、赤、白、黑、黄的匹配。

  第三节 东夷两昊部落联盟当中隐性存在的十字符号

  东夷两昊在布局部落联盟的图腾制度时、在设置部落联盟的政权机构时,对十字符号的运用度和运用率可谓是层层叠叠,颇为繁复,说明东夷两昊是用一种有讲究的手法进行布局的。只有站在宏观高度上往下看,才能看到东夷两昊部落联盟当中存在的隐形、隐秘的十字符号。因为前面找出的七个十字符号,属于直白记录在各氏族名称或各社会分工中的十字符号,不用费神就可看出其中具有的逻辑性与规律性,而下面将要进行考证的,是需要费神的、需要仔细思量的十字符号。本段观点,点到即止,不做定论。

  由于太昊部落的图腾制度族谱散佚在史海中,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文献依据对太昊部落的图腾制度进行合理解读和正确释读。目前在太昊部落的胞族级图腾玉器当中,已经查找出野猪图腾玉器、犀牛图腾玉器、老虎图腾玉器、龙图腾玉器等四种野兽类图腾形象的胞族级图腾玉器,其中野猪图腾具有陆战兵种、山林之师、猪突豨勇的属性(插图8),老虎图腾具有虎贲师、近卫军、羽林卫的性质,犀牛图腾具有制造舟楫的水军性质,龙图腾属于哪类师兵的社会分工,目前还没找到明确答案。但从布局思路来看,太昊部落具有的四支胞族级图腾,已经布局出陆战师兵、近卫师兵、水舟师兵的社会分工类型,这些线索是经过历史文献的零散记载勾勒出来的,属于成型的、基本可靠的线索和依据。如果禁卫师兵、山林师兵、舟楫师兵在匹配上龙氏族具有某类分工的师兵,是否就会形成一个十字符号呢?

8.jpg

  少昊鸟夷部落有五鸟胞族、五鸠胞族、五雉胞族、九扈胞族等四支胞族,从布局手法来看,五鸟胞族负责天时历法的社会分工(插图9),具有春分秋分、夏至冬至等报时的社会分工属性,属天官;九扈胞族负责农牧业的社会分工,具有耕种、耘苗、收敛、盖藏的农牧业社会分工属性,属地官;五雉胞族负责手工制造业的社会分工,具有生产物资、制造物品的属性,具有手工制造特征;五鸠胞族负责行政业的社会分工,具有教化于人、协调人事、内外防备等社会管理机构,属于行政官;天官、地官、手工制造、行政教化四类属性,能否会是一个十字符号呢?

9.jpg

  两昊在设计政权机构布局时,需要将各种鸟兽图腾进行属性分类,便于族属区分和胞族布局,以防止混乱了各个氏族之间的血缘关系。于是两昊将各种鸟兽根据生理习性进行剖分,并划分为野兽类、鸟类、昆虫类、水族类等四大类,把野兽类形象分配给太昊部落作为图腾标志,把鸟类图腾形象分配给少昊部落作为图腾标志,把水族类图腾形象配置给太昊部落属下成为一支胞族,把昆虫类图腾形象配置给少昊部落属下成为一支胞族。水族类图腾当为句芒胞族的图腾形象,昆虫类图腾当为九黎胞族(蚩尤属胞族级首领)的图腾形象。天上飞的属鸟类、地上跑的属野兽类、水里游的属水族类、节肢性质的属昆虫类,有《淮南子天文训》记载:“毛羽者,飞行之类也,故属于阳;介鳞者蛰伏之类也,故属于阴”。据此记载,飞行与蛰伏的剖判、毛羽与介鳞的剖分,当属于对鸟兽动物进行分类与归类。而这四种动物图腾的属性归类,是否也该具有一个十字符号呢?

10.jpg

  对太昊部落四支胞族的剖判,属于一个隐性的十字符号;对少昊部落四支胞族的剖判,属于一个隐性的十字符号;对两昊联盟鸟兽羽介四类的剖判,属于一个隐性的十字符号;这三个十字符号,处于似与不似的模棱两可之间。你说它是,又显牵强;说它不是,还又相似;这三个十字符号的确认工作,就留给后来者去论证吧,因为对于红山文化图腾制度的研究工作才刚刚开始。

  第四节 小结

  有五鸟氏族社会分工和五鸟氏族名称两个十字符号、有龙氏族社会分工和龙氏族名称两个十字符号、有九扈胞族名称一个十字符号、有五雉胞族社会分工里面存在两个十字符号,一共发现了七个十字符号。

  十字符号作为伏羲太昊剖判、剖析、剖分事物的工具,在图腾制度布局时和政权机构设置时被重复使用、繁复运用。使龙氏族社会分工的布局设置出了青赤白黑黄五种颜色,以弥补和降低龙氏族社会分工不均的现象;也使五雉胞族社会分工出现了木土金火水的五行配置,以降低和调节五雉胞族社会分工不均的现象。从十字符号的剖判、剖析这个角度来看,剖分结果是公平的、公道的,也是人类社会一直受用的。

  历史文献称伏羲太昊为昊天上帝和上帝,这个十字符号属于伏羲太昊当年设置图腾制度和布局政权机构使用的工具。甲骨文巫字⑥(萨满教有巫祝)(插图11)、天主教有十字架、佛教有卍字符、亚洲的亞字等,分别具有神秘的宗教色彩,巫、十、卍、亞等字与伏羲太昊使用的十字符号是否存在一些关联呢?人类对十字符号的运用⑦,早在高庙文化时期就已经产生,在河姆渡文化时期也被运用着,在比红山文化略晚的凌家滩文化时期、小河沿文化时期还有运用。

 11.jpg

  站到高度向下看,伏羲太昊部落的整体社会分工属于武官性质,少昊鸟夷部落的整体社会分工属于文官性质,一伙文官与一伙武官属于文武性质相对而设置的社会分工布置手法。东夷两昊在布局图腾制度的官职命名和氏族社会分工的分类时,是前无古人的开创性布局图腾制度和布置政权机构的,所以才称太昊伏羲氏为“百王之先”的。既然这项工作没有可以操袭的对象,那他俩一定属于开拓性的设计官职和布局社会分工的!在布局之时,需要他俩对各个官职和各个社会分工进行性质剖判、文武剖分,然后才能布局出如此严谨的图腾制度和社会分工。这种对事物进行性质剖判、文武剖分、属性剖析的能力,早在伏羲太昊设置图腾制度之时就已经存在、已经掌握了,早在中国原始社会时期就已经驾驭了文武剖分、鸟兽虫介性质剖判、社会分工属性剖析的能力。这个红山文化图腾制度当中存在的社会分工布局与氏族命名设置,可以证明伏羲太昊已经掌握了结构剖析意识,还能印证伏羲太昊对事物的剖解手法。

  备注:

  ① 颜祥富:《红山文化鸟形玉器研究》,《第十一届红山文化高峰论坛论文集》,赤峰学院红山文化研究院编,2016年8月;

  ② 顾颉刚:《鸟夷族的图腾崇拜及其氏族集团的兴亡》,《史前研究》,三秦出版社,2000年版;

  ③ 颜祥富:《站在阴阳与五行的交汇处》,香港新闻网国内新闻,2017年10月10日;

  ④ 颜祥富、刘立恒:《红山文化玉器当中的图腾制度及其相关问题》,《第十二届红山文化高峰论坛文集》,赤峰学院红山文化研究院编,2017年8月;

  ⑤ 颜祥富、刘立恒:《论“五雉五工正”的注疏》,辽宁热播网辽宁热线,2019年4月29日;

  ⑥ 周策纵:《巫字初义探源》,大陆杂志社第69卷6期抽印本,1984年12月;

  ⑦ 吴天:《人类经典的“十字坐标”符号系统古法考》,《建筑与文化》杂志,2014年1期;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汽车观察 揭秘Karma模式